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第444章 焦俊回京
????听闻新皇要建立军事院校,众人松了口气。

????建学堂是文人们最喜欢做的事,能维持士林名气。比如致仕的谢铎,在江南开设的书院吸引了北方学子就读。新皇要建武官学堂,定是为了维护在军队中的名望。结合新皇对武考、武试的举措,大家很容易接受。

????细心的官员发现,新皇早在设立简化字学校的时候,就提过军事院校。只是未能通过朝廷的认可。

????“当初老夫以学子承担不起练武的费用为由,拒绝了此事。没想到两年后,陛下还是推行了。”刘健在太医院收到了消息,长叹口气。

????马文升大笑:“那时你便瞧出陛下想抬举武官的小心思吧?”

????“陛下性子执拗。”刘健犟着嘴说。

????马文升呵呵一笑:“陛下想要做的事一一实现。取消户籍限制、取消免税权、清丈田亩、简化税收等提及的事,估计也会一步步实行。刘公以为,这对大明是好是坏?”

????刘健斜着眼瞧他:“先告诉我,军机处让兵卒各地交流的主意,到底是谁出的?”

????“陛下。”马文升吐字清晰。

????刘健边吃油炸花生边和太子酒,悠闲地说,“按照陛下的处世理念,事情不分好坏,端看官员的处理能力。比如说这花生、土豆、番薯产量高,养活了很多百姓。可因为它们的高产,让粮食卖不出价。谷贱伤农,陛下不得不制定粮食收购价。”

????“为了维持1两银子2石大米,哦,不对,现在应该说2钱金子2石大米,陛下贴了不少私房钱。前年粮食丰收,陛下贴钱从收购百姓手中的余粮;今年天灾,陛下贴钱从海外大手笔购买粮食。”

????“只要陛下力所能及,他高兴折腾就让他折腾。”刘健自嘲,“如今陛下羽翼丰满,我等联手也未必能改变他的想法。但愿他不会成为隋炀帝,穷兵黩武葬送大明大好山河。”

????马文升在四周瞧了瞧:“你这老东西怎么学不乖。这话放在成化朝,可有的你受!”

????“我这身老骨头对陛下还有用,陛下知道了也不过是骂几句,少不了块肉。”刘健毫不在意,“你这位军机处大臣,还是多关心一下水师的动向。东宁伯焦俊消失多久了?新江口水倒灌南京,水师竟然没提前预警。此事就这么算了?”

????马文升深深叹了口气:“别忘了你家两个聪敏机灵的孙儿。这事别问,问了也是白问,陛下一定会反问你哪条律法规定水师要预警水灾的。”

????黄册库被淹,紧接着陛下便提出取消户籍限制、取消免税权,不得不让他们多想。

????说曹操曹操就到。

????“刘大人,马大人,东宁伯在外求见。”太医院的药童来传话。

????马文升站起:“我出去见他。”

????“让他进来,一起坐下喝酒。”刘健笑道。

????马文升瞪他:“你这老不死又想干嘛!文武不相统。”

????“来太医院,当然是探病的。老夫穷的狠,他来见你想要在军机处夺一席之位,定然带了重礼。见者有份,对半分!”刘健嘿嘿直笑。

????马文升翻翻白眼,让药童领着焦俊到后院。

????焦俊身后的十几位亲卫手里拎满了东西。进了太医院,见人就送。连领路的小药童都有份。

????“两位大人,尝尝我从海外带回来的仙果。”焦俊殷勤地取出纸袋里的猕猴桃。

????马文升尝了口:“酸中带甜,挺开胃的。”

????“还能榨汁,也可以配上河套的酸奶。多吃能长命百岁。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寒,一次不能吃多。”焦俊笑呵呵地介绍。

????刘健拿起比鸡蛋个头大一些的猕猴桃,挑着眉问,“你来探病,就带这些?”

????“刘公可别小看它,它可大有来头。”焦俊夸张地说。

????马文升和刘健相互举杯小酌,没有多给他一个眼神。

????焦俊见此招对两无用,一股脑抖了出来。“这是徐福出海专为秦始皇寻找的仙果。多吃真的能长命百岁。”

????“东宁伯出了趟海,学会做生意了?想当商人?”马文升脸色一板,冷冷地道。

????马文升在兵部尚书位置上坐了许多年,武官们没有不怕他的。

????焦俊老实交代:“这可是陛下让我说的。也是陛下让我进京后逢人就送。琼州种植了不少猕猴桃,等着卖高价呢。陛下说,这是收大家的‘智商税’,愿者上钩。”

????“智商税?”刘健磨牙,“很贴切。谁不想长命百岁,一定有很多人掏钱买。”

????“陛下说让王院判品尝,点评它的益处。在京中拍卖一万斤猕猴桃的经营权。赚的钱给我们水师发年终奖。”焦俊乐呵呵地道。

????马文升气得直撸胡须:“原来伯爷不是来探视我们的。好走,不送。”

????“哪能啊,马大人消气。”焦俊让亲卫包围了小院,不许外人进入。从其中一个纸袋里取出两个木盒。打开了推到马文升和刘健面前。

????焦俊感慨道:“我是顺带来送礼的。这盒宝石请两位大人收下。我出海不到一年,京师变了很多。大家收礼像做贼一样,生怕被抓到。为了给两位老大人送礼,我也是想破脑壳,才想到用送猕猴桃遮掩的办法。”

????木盒里堆满散发璀璨光芒的宝石。价值连城的宝石好像不值钱的碎石堆积在一起。

????马文升猛然合上木盒:“你又去当海盗了?”

????水师冒充海盗抢了海商的事,能瞒得过天下人,瞒不过人老成精的几位老臣。

????“这次差点翻船,差点回不来了。”焦俊大吐苦水,“谁知道葡萄牙人那么厉害!火器竟然不比我们的差,海上作战经验丰富,宝船被打坏了几艘,死了不少人。”

????马文升听说大明水师差点败给了外国,凶神恶煞地提着焦俊的衣领问,“怎么回事,快说!”

????在外威风凌凌的焦俊,面对马文升也只能缩着脖子。“葡萄牙海军的本职就是四处掠夺。水师只干过一次,还是小打小闹。怎么比得过他们。”焦俊一五一十地描述当时海战的情景。

????“他们兵卒的水性极好,偷偷摸上我们的船。要不是看到蒸汽机组愣住了,不知道如何破坏,战局真不好说。”焦俊后怕不已。

????马文升一掌拍向他:“兵者诡道也,连这个都不懂。丢人丢到海外去!”

????“马大人说的是。我们遇到的只是先头部队,以后遇到他们大部队,不知道还能不能赢。”焦俊神情幽怨,“马大人,军机处不能忽视水师啊!大明一半的疆土面朝大海,万一被人从海上攻击,难道要我们退回草原不成?”

????马文升沉声问:“你要军机处如何重视水师?”

????“军机处七位大臣,至少要给水师一个名额!”焦俊挺直了腰杆说。

????马文升拿起猕猴桃,想想不舍得,换上空酒坛砸向焦俊,“给你大爷的。”

????焦俊明明是位悍将,硬是被陛下教成了流氓。
为您推荐